第三百二十九章 非把他俩拆散了不可
书名:学渣她重生还是学渣 作者:枕梦织金 本章字数:2246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1 10:12:44

向少群的舅舅自然也是十分惊讶,忙走上前道:“冷家贤侄,你醒过来了?你,你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?”

冷亦辰道:“刚刚。”

冷亦辰又道:“我女朋友水性不好,先把她救上来吧。”

向少群的舅舅。。忙说道:“那是自然,快让人把她捞上来,这是闹得什么幺蛾子?医生,医生呢,多准备几个医生过来。”

救援的人也是无奈,一会儿一个命令,到底救是不救啊,杜知晓被人用救生圈打捞了上来,坐在地上,全身湿透,此刻还不到暑伏,江风一吹,顿觉寒冷彻骨,有人拿过毯子把她围了起来。

杜知晓喘息着抓紧毯子,一抬头,看见有人把冷亦辰的轮椅推了过来,轮椅上的冷亦辰眼眼眸深深,如同映着璀璨的如月星辰,正含笑看着自己。

杜知晓顿时表情龟裂,眼中泛着泪花,嘴里却笑出了声音,你个死人,早一点儿醒过来,老子就不用跳下去了。我守了你小半年,各种呼唤你不醒,我一跳江你就醒了?

杜知晓又想哭又想笑,冷亦辰坐在轮椅上笑着向她伸出了双手,杜知晓用袖子蹭了一把鼻涕,终究是笑着起身走了过去。

向少群的舅舅可不想看着两个人腻歪,说道:“先进去把衣服换了,都让让医生给好好检查一下。别落下什么毛病了。”

医生检查完,都没有什么大碍,换了干净衣服,杜知晓去找冷亦辰,冷亦辰正在和向少群的舅舅谈话,见是杜知晓来了,伸手让她到自己的身边来坐。

杜知晓温顺坐下,向少群的舅舅开口先问道:“怎么就掉下去了?”

杜知晓道:“我也不知道,无缘无故的。”

一句话要把向少群的舅舅气死,说道:“那么多人跟着你呢,你觉得不舒服还不立刻叫旁边人扶着?”

冷亦辰笑道:“晓晓原来也有些恐高的,她还有些恐水。今天情况特殊,怪不得任何人,晓晓,和舅舅好好说话,他老人家担心你呢。”

说着拉紧了杜知晓的手,杜知晓低头道:“对不起舅舅,让您操心了。”

冷亦辰的话一撇两清,恐高是掉下去的原因,恐水是不可能主动掉下去的原因,这小子耳濡目染,比杜知晓段位高。

向少群的舅舅笑了一声,说道:“我可不敢当,我们老人家不禁吓,我的心脏病都快被你吓出来了,以后你可少到江边走。”

杜知晓不说话,冷亦辰笑道:“那是自然,我以后会好好看着她的。晓晓,还不谢谢舅舅?”

杜知晓笑道:“谢谢舅舅关心。”

向少群的舅舅摆手,不想和一个乡野村姑较劲,说道:“别的都好说,冷老刚走,你们要是出了事,到了那边,我拿什么老脸去见他?连他的子孙都保护不周。”

冷亦辰笑道:“让舅舅费心了。”

向少群的舅舅道:“这些也都好说,既然今天遇到了,就和我们一起回帝都吧,你们两个在外面,消息也是断断续续的,我十分放心不下,也没有个跟着的人,还是回帝都我心里踏实些。”

冷亦辰看杜知晓,杜知晓笑道:“我原本是因为对帝都不熟,才想着和你四处走走,既然你醒了,你拿主意就好,我听你的。”

冷亦辰笑道:“好,承蒙舅舅厚爱,我们就跟着您一同回去,我也应该回去给我爸爸上柱香,磕个头的。”

向少群的舅舅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。

冷亦辰和杜知晓回了向少群舅舅使人给他们安排的房间,杜知晓环视了一周,感叹道:“哇呕,领导的船果然是不一样啊,这么豪华。冷二哥,你和我结婚了,你知道吧?我现在是你太太了。”

冷亦辰将杜知晓拉进怀中,吻住了她的嘴,一路天旋地转的吻到了床上,杜知晓喘息不定时,冷亦辰在她耳边极轻的声音说道:“有监听,慎言。”

杜知晓睁大了眼睛,这群不要脸的。

冷亦辰抬头看着杜知晓笑道:“听清楚我说什么了吗?”

杜知晓眼睛汪汪的看着他,说道:“听清楚了,我也爱你。”

冷亦辰笑,小狐狸一只,一个吻再次铺天盖地而下。

杜知晓无语。。。这也是个不要脸的。。

完事冷亦辰倒在床上,说道:“晓晓,我好想你,分分秒秒都在煎熬。。”

杜知晓道:“我还有一艘船在修理厂呢!”

冷亦辰停顿了片刻,笑道:“我还不如你一艘船是不是?”

杜知晓笑道:“你生病的时候花了我好多钱,回了帝都你想着要还给我!”

冷亦辰笑着起身道:“我这是没办利索你啊?还有功夫想这些身外之物哈?”

杜知晓笑道:“你家的房子被国家收了,回了帝都,你无权无职的房子也没有,说不定要靠我吃饭的哎!我这不是为你以后打算。我看向少群他舅他们肯定打算让你养病养个十年八年的,难不成他还会给你个官当?”

监听器那边,向少群的舅舅气的直接把耳机丢在了桌子上。

冷亦辰笑道:“不要妄议上峰哦,向家舅舅不是那样的人,他和我父亲情意深重,对我这个小辈多有照顾,你要好好尊重人家。”

杜知晓撇嘴笑道:“说得好听,那我就等着看看他怎么照顾你,你这大话放出来,将来可别现到我眼睛里了。”

冷亦辰笑,想了想道:“我记得我牡丹园还一套公寓的。”

杜知晓道:“我已经决定把它租出去了,房租就用来还你欠我的债。”

冷亦辰绝倒在床上,杜知晓的意思他懂。

杜知晓知道有向少群的舅舅在窃听,这些话就是说给向少群的舅舅他们听的。她想要从向少群的舅舅那里为自己谋求个前程和出路。

阿谀奉承太低级,忽然的转变也会让人不适应,激将法说不定更管用。

向少群的舅舅在那边对王总管说道:“老王,你看到了没有?果然是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,冷老二怎么就这么不开眼,找了这样的一个女人回来,我要是老冷,我得气的活过来,非把他俩拆散了不可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