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5章只能我欺负
书名:害!只想做你心上人 作者:一嘘西 本章字数:6571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2 13:19:15

还义正言辞美名解释:“伞太小了,你走近来些,这样才不会被淋到。”

许湘垂眼,看了眼搭在自己肩上的男生的手:我还能拒绝吗?显然不能,她也没有这个机会,阻止男朋友的得寸进尺。

毕竟,游肆的心思昭然若揭,迎面走来的边上,雨伞内,女生亲昵的搂着男朋友的臂膀。

好巧不巧,居然是,何天美和贺又则。

“有这个必要吗?”

许湘感到几分好笑,嘴上这么说着,确是没有挣脱,又往男生怀里钻了钻。“别的不好说,这点意识我倒是挺喜欢的。”

游肆笑的胸前擂鼓阵阵,他凑近了几分,低喃道:“必须的。我家的姑娘,排面必须有。”

至少在前男友跟前,必须得有。

男生和女生,相依路过,贺又则看着被游肆护得无缝可钻的女生,看着他们的样子,眉间的起皱就没有平复过。

心里很复杂,更多的应该是一种叫做不甘的东西。紧接着是些许的自嘲。

到底是他不配,所以,之前跟许湘交往的时候,都见不到她这样的依赖。

何天美最是见不得贺又则现在的样子,就是只要有许湘在的场合,他一双眼睛里,总是流露着若有若无的自嘲,不甘等情绪。他的这个样子,总让她有种,贺又则,后悔跟她在一起了,哪怕一直以来都是她在主动去维系两人之间的感情,可,那句前任一出现,现任必输的话语,真的不是说说而已。

许湘没做什么都已经这样了,她要是哭了什么的,贺又则可不得更有巨大的反应,虽然前提是,她不可能会哭!

“看看看,有什么好看的啊!贺又则,你就怎么喜欢她?!”

一气之下,何天美干脆直接甩开了男生的胳膊。“你现在就跟我说,说清楚一点,你是不是后悔跟我在一起了!”

“你又怎么了?!”贺又则有些不耐,“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。我对她没这个意思?”

听到这话,何天美就觉得好笑了,”没这个意思,从刚刚到现在,你的眼睛就一直黏在人家身上,你又不是游肆,你看什么看?!“

身后,美妙的声音,为校园平添了几分生气,许湘不知为何,听得很是舒适,感觉很是美好。

就算是撑着一把伞拥着走了一路,游肆,看着体质羸弱,实际上这个常年与生病绝缘的家伙,居然出乎意料的生病了。许湘窝在靠椅上,聆听着某同学在舞台上的例行宣讲,眼睛却时不时的往身边的游肆身上飘。

越看越觉得,今天的游肆,感觉过分的慵懒了。这种比慵懒还要慵懒的感觉,还有这一眼便能看到的迟钝感,让她愈发觉得不对经。懒洋洋的,面色不虞,本就白皙的面庞带着潮红。

本来一开始进会议室的时候,没怎么在意的,她一直在专心浏览着手中的事项纲要,就是觉得少了点什么,耳边过分安静了些的时候,多看了边上的男生一眼,结果,不看不要紧,一看,对方面若桃花。

许湘身子往边上靠了靠,接近了他几分,她低下头,轻声询问。

“你没事吧?”

本来看似专心的注视台上会议报告人的游肆,几分疑惑且有迟钝的转过头。好一会才几分困倦疲惫的摇了摇头。

许湘蹙眉,这么不对劲。她伸手碰了碰男生的手背,有些讶然。有些烫啊!果然,是生病了。

归根结底无非就是因为昨晚,接她的时候,多多少少还是淋了点雨。她倒是托男朋友之服,被护得十分周全。

落在手背上的指尖,带着冰凉的温度,他感觉很舒适。他抓住了那只想要从他手背上溜走的小手,握住,然后交叉,五指紧扣。

掌心的温度清楚的传来,非一般的灼热,温度实在感人,现在,许湘百分之百确定了,游肆这家伙,确实是发烧了。

她看了看流程表,以及时间,凑近,声音也低了许多。

"快要结束了,你等我一下,我带你去校医院里看看。"

"你就算不说,我也等你啊。"声音出奇的有些沙哑,许湘多多少少有些不适应。

“你不舒服就不应该来这啊!你应该去的是医院,游肆!”

“可是你在这啊!”游肆低哑的声音,带着一点点的病弱的委屈。

“算了,”许湘捏了捏男生的手,安抚道:"你还是别说话了,多喝点水吧。"她拧开了边上的能量水,送到了男生的嘴边。

再次将视线落到台上的同学的时候,一丝不耐萦绕在了心头,她想:这该死的破会,怎么开的这么慢呢?!

台上的主持会议的同学,直接跟台下正对面的许湘来了个对视。

对视那一瞬间,他仿佛感受到了脖子有一抹凉意从裸露着的皮肤上划了过去。

靠,我怎么了我,我干什么了我!反倒是台下的你,要不要这么大庭广众和游肆你侬我侬,你真的以为你们两个窃窃耳语,台上的我们,领导没有看见吗?!实话告诉你,我们在台上的,看得简直一清二楚!!!

就问你能不能收敛点,能不能!不要这么当众虐狗!虐狗行为,很缺德啊!

会议已经接近了尾声,主持人象征性的cue了一下流程,之后,会议解散了。

“那个,商院的代表,班老找你们有事交代。”

商院的代表之一,游肆同学,慵懒的瘫在座椅上,诸事不理,商院的代表之二,许湘同学,吸了一口气。像是在安抚男生一般,耐心的说着些什么?

看得一干单身人士看得,直接摇摇头,就连退场的领导们,也是,纷纷感慨,这该死的爱情啊!

“你呆在这里休息休息,我去看看,很快就回来。回来了之后,我带你去看看。”交代了一句,又有些不放心,许湘捏了一下男生的手背,轻声嘱咐道。“你乖乖的,坐在这里,等我回来哈?”

会议室里,因为脚步声的离去回归了沉静。

本该离开的女生,在走到门口的时候,回头看了一眼,成功的捕捉到了红色座椅上依旧坐着的男生的身影。她脚步一转,匆匆的跟身边的同伴交代了一句:“东西忘记拿了,你先走吧。”之后便再次闪身走进了会议室。

她立在了男生的面前,叫了游肆一声。却发现游肆对她爱答不理。

她微微皱着眉头,以前游肆对她不是这个样子的。她也并没有忘记她回来是来干什么的。

“你真的跟许湘在一起了?“

游肆拧眉:只是抬眸看了对方一眼,眼神里的意思无非就是:不是显而易见吗?为什么要问这种多余的问题?就这么好奇?!

对于游肆她是非常了解的,之前因为工作上的事务也有过接触,游肆也是学校了,为数不多的她看得起的男生。她俯视着坐在椅子上,一言不发的男生。

"所以你这是在报复我吗!为了报复我,才跟许湘在一起?这本来就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,你把许湘扯进来,你知不知道,这样子受伤的会是许湘啊!游肆你怎么可以这样!我那个时候都已经解释过了,我不是那个意思的!我跟他没有什么关系啊!你这样对谁都不公平!“

游肆拧眉:耳边嗡嗡嗡的,跟蜜蜂振翅一样,好吵啊!

女生看着游肆这幅动容了模样,闭着眼睛好像在隐忍这些什么!也就更激动了,当即脱口而出,"你到底知不知道啊!我从来喜欢的都是你啊!还要我说多少遍!我是真的喜欢你!我跟他没有别的关系,我又不喜欢他!!!"

她上前,直接抓住了游肆的手。看着游肆的那张动容的脸,她心尖颤动着,终究是情不自禁的俯下身。

“笃笃笃~”许湘靠在门边上,拳指轻扣。到底还是看不下去了,也听不下去了。

扣门的声音,女生猛然惊醒,她看了看眼前的男生,又看了看正举步走来的许湘,面上很是尴尬。

许湘看着游肆手上的来自女生的那碍眼的手,忍不住提醒:"那个,外国语学院的高岭之花?劳烦离我的男朋友,稍微的远一点!我觉得你们现在还是得,保持点距离,注意点,影响啊!"

外国语学院的院花,有些脸面挂不住的收回了手。

“你都听到了吧~”

“托你的服,**不离十。”许湘冲她粲然一笑。”你是不是误会了些什么,高岭之花?做人,还是得脚踏实地,不要过分自以为是了啊!不然,总有一些虚假的期望,这样可不好。“

语气从容,口吻清和,可是言语却让女生感觉到了冒犯,面红耳赤着。

“所以说不愧是,许湘吗?果然,名不虚传啊。”她干干的扯出一抹笑容。“其实你,没必要这么尖锐的。”

许湘:......

手被男生牵住,死尸一般的男生总算像是会喘气了似的,许湘侧眼,游肆面容和悦:“你总算回来了啊,再不来你男朋友的清白就要不保了。"

许湘忍不住上手戳了戳男生的有些红粉的脸颊:”要你乖乖的,你就是这么乖得?别人都上手了,你都乖乖的?!“

算了,懒得跟病号计较。许湘撇了一眼,看都不看院花一眼。拉起游肆就往外面走,男生也十分顺从,跟在她后面。

许湘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,突然停下,有些惊讶的看了这个外国语学院的高岭之花一眼,"你居然还没走!抱歉,我们还有事情,就我们先走了,那个,最后走的,记得关灯关门关窗户。"

游肆乖乖的跟在许湘后面,脚步走的有些虚浮,许湘飞快的把手搁在了他的额头,掌心灼热,这温度,着实是感人。

都已经这么烫了!

"你都发烧了还跑过来干什么啊!少你一个有出不了什么事。又不是见不到,你至于这样吗?!游肆!“许湘有些生气。

"可我要是不来,他们欺负你了怎么办。"游肆半靠着许湘,”总得要有人罩啊!“

许湘无奈,"我原来是这么好欺负?"她之前的名声打的还不够响吗?

"只能给我欺负啊。"

好的,说不清了。跟病猫较真什么,果然,还是生不起气来了!这轴劲儿跟个小孩似的,委屈扒拉的。叫人忍不住心软。这幅乖巧任人宰割的模样,也真的叫人,忍不住想要欺负欺负。

她还是有点良心的,不断地告诉自己的,收敛点,收敛点,不能太放肆了。

直到把游肆安置在了校医院的病房之后,看着睡着了的男生她才松了一口气。

带着一个叫游小肆的男朋友来看病,果然还是,多多少少有些心累。看着挺听话的,可还是很不安分。索性,许湘直接翘了下午的课。

“咔嚓~”

谢新华忍不住掏出手机直接对着病床上的病号来了一张特写。“真是没想到啊!游肆这家伙也有这时候。我总算是开了眼~”

作为医学院全力栽培的医学界新星,谢新华这位高材生,直接就被校医院招了做志愿实践者了。

赶巧,今天他刚好也在,自然也没有错过,可以一睹游肆洋像的时候!

“你安静点,让他好好躺一会。”手机有消息进来了,许湘看了一眼。“你帮我看一下,我出去拿一下外卖。”

四十分钟之前点的粥到了,她得下楼去拿一下。

谢新华不以为然,"你不是有课吗?!回去上课好了,游肆这种祸害还至于这样精心呵护!特殊对待!你大可直接让他自生自灭去吧~反正祸害留千年。"

“你少贫嘴了,看着点,他要是少根毛我都找你麻烦。”

许湘威胁到,一边向外走着,一边浏览谢悠悠发过来的消息。

"康哥实力点名,cue了你,为什么没来?你这种标志性的人物,但凡有个风吹草动,能不会被发现吗?!"康哥是许湘专业课老师,许湘这种典型人物作为康哥特别关注的得意门生,缺课什么的一眼就很明显。

平时出勤率百分之百的得意门生,居然缺勤了!抱着关怀学生生活,以及那么一丝好奇,他可不得过问过问。

许湘反应平淡,直接回了对方:“噢~”

“康哥问你干什么呢?!你就回一个噢?!我又不是你,直接现场回他一句噢?我还要不要我的专业分了?!”——来自谢悠悠

许湘只好解释:"男朋友生病了,我走不开啊。"

谢悠悠:......

他是废了还是缺胳膊少退了,还走不开!游肆这么矫情的?!好家伙,这解释,她能说吗?!必须能啊,不能只有她,只能她一个人独吞这碗突如其来的狗粮啊!

于是,商学院教学楼三层B303教室里,谢悠悠当着全班同学的面,面色不改,大气不喘的如实禀报。那态度,那口吻那种无所畏惧,不以为然,模仿的就像许湘亲临现场一样有的一逼。

“男朋友生病了,走不开!”

这是设么乱七八糟的糟糕的台词?!这是什么许湘的口吻!谢悠悠叫你模仿没叫你超越啊!

一时间,教室里莫名的有些安静。

有些同学却是,不解甚至质疑:就算男朋友生病,也不能翘课啊!到底还有没有把咱们康哥放在眼里。哼!

内心里纷纷再暗骂着:艹!这该死的狗粮!!!为爱翘课第二现场刚老师什么的,真带劲儿!!!

得意门生头一回缺勤竟然是为了男盆友?!康哥楞了一下,很快就反应了过来。

底下的同学骚动声小了许多,大家都在观望着康哥的态度。

"原来是这样啊,知道了。“

"???"

众人啥玩意?黑脸的问号顿时上脑?康哥,这不是治学严谨的你应该拥有的平淡态度吧?就这?!就这?

康哥紧了紧手中的教案,突然又想起了什么,煞有其事的对着前排的同学询问道:“小许的男朋友是隔壁班的小游吧?“

向来学习认真态度端正的前排同学,顿时黑线:老师?!你这崩人设的反应是怎么回事?你什么时候这么八了?!还有,这种吃瓜磕CP的既视感,这么突然?!

“老师,对自己的猜想,肯定一点,把那个吧字去掉好吗。”角落里传来某男生酸溜溜的声音。

“噢!恩。我知道了。”

他冲着谢悠悠说道:“那位同学,你让她好好照顾照顾小游,我这课上着也没意思,就别赶过来了。”

全班同学:我的fuck?!什么叫上着没意思?!什么叫别赶过来了?!老师?!你的治学严谨,呆板刻薄呢?!都被狗吃了?!还有,老师,你引以为傲的记性呢?!什么叫做,那位同学?谢悠悠都不配被称作小谢了?谢悠悠铁间接联系人实锤了!好可怜?!等等~这不就是意味着,他们都是,不配拥有姓名的那位同学之一吗?!

giao!有被伤到!

谢悠悠:我的fuck!什么叫那位同学,她还不配拥有姓名了?都一个学期了,居然被老师直接提起,叫那位同学好喽?!有被伤到!是她不配,她就是一个工具人?!

康哥浑然不知,他扫视了一下周围一圈,开口道:"你们还被不服气,我告诉你们,你们有小许那悟性,那天资,我的课真的可听可不听,反正没意思,浪费时间,真的你们随便走。

再不济,或者,你们也找个悟性天资高的男朋友,谈一场高智商的恋爱。你看看人家小许啊,就是个典型的例子!就算缺了一节课,这不还有人家小游教吗?!“

众人:giao!里里外外,从上到下,从内到外,又被狠狠的伤了一把!这不明摆着侮辱人吗?!关键,康老师,说的,还挺现实的!就是事实啊!就!真的好可恼啊!

谢悠悠:突然有种想要拉黑对方的冲动,让这个名曰许湘的女生和游肆的男生彻底的消失在自己的朋友圈内。唉!要是不是自己理智胜过感性,她的手机,就差点,魂归故里粉身碎骨了!!

前排的向来成绩优异的同学,彼此对视。噢。懂了。果然是我们不配!是的,好的,真的懂了!老师你的话,真的懂了,我们!读书读不过人家,交男朋友男朋友也没人家的厉害。果然,是他们不配啊!

校医院里,游肆小睡了一下之后,醒来了。整个人的精神也比之前好了许多,病房内很是安静,他做坐了起来,环顾了周围一圈,恩!只有自己一个人。

许湘,走了吗?无外乎是走了的。许湘的课程表早就烂于心底,一个合格的男朋友,一个懂事的男朋友,熟练的掌握着女朋友的课程。

下午,许湘有专业课。他知道,今天下午有她喜欢的康老师的课。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,门从外面被打开了。

几乎是第一反应,游肆侧头看了过去。外面的人走了进来,身影进入了视野,不是许湘。

“能不能收起你那路人皆知的望眼欲穿,怎么,看到是我,失望了吧?!”谢新华没好气的讽刺:“果然是祸害。黑心的那种,这不,就一会,又生龙活虎能够祸害人间了!把你的眼神收一收,别看了,就我!也别感动了,也就我还有点良心!”

游肆靠在墙上,平淡的看着谢新华,冷不丁的冒出了一句:“你真聒噪~”

谢新华置若罔闻,他就不跟病号一般见识,手上没有闲着,给游肆测了一下体温,正常体温,退烧了。

"得,你小子没事了,我说你也差不多可以回宿舍了,别霸着我们家床位,浪费我们医疗资源。"他看了几眼,游肆,神情平淡,连标志性的微笑都懒得展示出来。兴致缺缺都这个程度?!有点意思啊!谢新华顿时而趣味上头。

他不是特别刻意的提了一嘴当做补充说明:“许湘早走了,在你躺下之后,马不停蹄如释重负片刻不留,头也不回的,走了。”

游肆懒得理会这滔滔不绝的家伙,对于他看热闹不嫌事大的,无视之是最好的举措了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